西兴古镇:安逸闲适的千年古镇,离杭州市区最近

曾经和朋友打趣,评选杭州最没有历史文化的地方。小编说第一名肯定是我们下沙,一位滨江朋友表示不服。可能是因为滨江的高楼林立、商圈云集。导致这个地方过于现代化的妆容遮住了她的历史与文化。其实,滨江还是很有文化和历史的,去一趟西兴古镇你就能感受得到。

滨江原是萧山的一部分,后来城市拥江发展,建立高新开发区,滨江便成了单独的一个区。我们今天对滨江的印象都是网易等各大软件、电子信息、动画、互联网等高科技公司的驻地,殊不知这里的历史可能比看似古朴的杭州市区还要古老。

– 西兴古镇 –

地铁4号线的终点——浦沿这个地名,就来源于春秋战国时钱塘江的渡口,浦沿是越王勾践待诏入吴处,原名叫鸡鸣墟。而西兴古镇的历史也和这渡口一般长久,范蠡在此筑城拒吴,时称固陵,六朝时叫了西陵,后又被钱镠改为西兴,一直沿用到了今天。

西兴这个名字很熟悉,只要坐地铁一号线去过湘湖的小伙伴应该都记得这一站。但很少人知道这原来是个古镇。村游去之前写过一篇关于塘栖古镇的文章,原以为塘栖算是离杭州市区最近的古镇,其实西兴才是。

西兴是浙东古运河的源头,虽然西兴属于杭州滨江,但是无论还是建筑上,这里都和绍兴更为接近。可能在古代就是因为这条运河的缘故,这条运河从西兴起,经萧山、绍兴、上虞、余姚、宁波一直流往东海。

也正是因为这条运河,西兴成为南来北往繁华的中转码头,出现了著名的“过塘行”,即专门为过往客商转运货物的“转运行”,即今天的物流中心。那时的西兴因此而商业兴盛,全盛时曾有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禽蛋、茶叶、烟叶、肉类、棉花、木器等过塘行遍地都有,非常繁华。

随着浙东运河退出历史舞台以后,西兴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也逐渐衰落下来,只剩下这古朴如斯的西兴老街。另一方面,也因为滨江主要把注意力放在高新技术产业上,也使得西兴古镇得以保持它本来的面貌。

西兴说是古镇,其实也就只有两条街道和一片河港组成。西兴老街紧靠着浙东运河,民居后门临水,并有一个河埠头。这里很有生活气息,目前还没有被过多的商业开发所污染。

或许是当地政府也察觉到了过分追求高新技术产业和商业化会让城市显得单调乏味,终于想起了这片被遗忘许久的古街区。就在去年,滨江区投入20个亿,准备重新打造这篇现代水泥森林中的古村落。

首先是改善环境,清淤固堤。那些乱入的电线杆和电线也逐步拆除。垃圾清理掉了,环境变好了,但等到西兴变成滨江的一张新名片之后,更多人关心的是,它会不会变得跟西塘、乌镇那样沾惹上更多的商业气息?

关于这一点,我们无法预测,至少,现在去西兴古镇看看还来得及。这个家门口的古镇,看着它一点点逐渐变化,不论好的方向还是坏的方向。总也算是一种历史的见证。

附近其他玩法

– 白马湖 –

对于地铁一号线的西兴站来说,往后几站就是湘湖,往前几站又回到了西湖。相信想去西兴古镇的小伙伴一定是西湖和湘湖都去过许多次的,小编在此也不用多作介绍。值得推荐的是,滨江南部的白马湖,也值得逛一逛。

这里是生态创意城、文化创意产业园、旅游休闲度假区、城市建筑美学示范区,被称为杭州的798。从这里走到湘湖也很近,必须要提到的是,每年的中国国际动漫节都在白马湖举办,到今年已经是第十四届了。时间是4月26日到5月1日,感兴趣的朋友别忘了去看看。

美食

原味古镇烟火依旧

文章来源: 越地吴人的博客

 

久闻在杭州的南面,有这样一个老街叫“西兴”,一直没被开发,据说还保留着原汁原味的风貌,低调的让人忽略它的存在,受老同事的鼓惑,欣然前往一探究竟。

走进西兴古镇,首先映入眼帘便是浙东古运河——官河

​开凿于东晋、全长250多公里的浙江古运河就从这里起源,流经萧山、绍兴、上虞、余姚、宁波,在镇海城南注入东海。

​曾经的西兴因南北客商、东西货物都须集此中转,出现了“过塘行”布满西兴古镇的盛况。繁盛时期的西兴,有72爿半过塘行,其中过茶叶、烟叶、药材的有孙太和、张德茂、戴企丰和来锦标4家,过银元的有徐国佩过塘行,还有因不是常年有业务而称半家的“黄鳝行”。挑夫、船夫、轿夫、牛车夫等从业人员达千人,成为名震江南的货物集散中心。

​“西兴七十二爿半过塘行”,在整条中国运河大动脉上,这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有起承转合的作用。“过塘行”是西兴商业全盛时期的标志,也是京杭大运河跨钱塘江与浙东运河相沟通的直接见证。

​西兴古镇位于钱塘江南岸,其历史可上溯至春秋时期,越国大夫范蠡在此筑城拒吴,时称固陵,后改西陵为西兴至今。

​西兴因为是浙东古运河的端口,交通发达,地势险要,自古为“浙东首地,宁、绍、台之襟喉”。

​西兴地处钱塘江渡口,是浙东运河的起点。当年,往来的客商、货物都通过浙东运河,在西兴过塘翻坝,而后输往各地。

​横跨浙东古运河上石桥,是西兴老街重要的交通设施之一。

作为沟通南北、连接两浙的重要交通枢纽,古镇的官河便见证着西兴千百年来的起起落落。

​4年前,西兴古镇入口处,竖起了中国大运河遗产区的界桩。西兴过塘行码头是世界遗产中国大运河的组成部分。

​在官河尽头,一座石桥上立着两只石狮,一只张着嘴巴,一只闭着。

过塘行的任务,就是把浙东南富庶地区出产的物品,转运到钱塘江以北。重要的物资,比如粮食,一直要运到北京。

过塘行是西兴运河文化的特殊产物,它是专门替过往客商转运货物的转运行,也相当于如今的“物流中心”。内河船与外江船之间的转运存在时间差,潮水的限制是一方面,货主人也需要通过西兴联系外面的船。从宁波方向过来的货物不能马上到钱塘江,货物需要在这里上岸暂存。这一放,过塘行的生意便如火如荼开展起来,西兴码头一片繁忙,客商云集,来往船只络绎不绝。

​当年过塘行生意红火时,客来物往,竟昼夜不歇。晚清来又山《西兴夜航船》一诗写道:“上船下船西陵渡,前纤后纤官道路。子夜人家寂静时,大叫一声靠塘去。”

​图中用围栏圈起来的就是永兴闸遗址

​由于当年连通浙东古运河和钱塘江不通航,永兴闸主要用来调节古运河的水位高低和水质。

​永兴闸建于明万历十五年(公元1587年),长约3米,宽约2米。因西兴远离钱塘江而失去原有功能

​现永兴闸仅存条石垒砌的闸台和石质闸槽

​永兴闸旁边是“西兴街杨宅”,清代传统木构院落式建筑,是西兴地区“前店后宅”式传统民居的典型代表。

西兴古镇曾是南来北往的交通要冲和商旅繁盛之地,但随着浙东运河退出历史舞台,西兴也日渐衰落了。特别是在各地大规模进行城区升级改造时,时光仿佛在西兴老街停滞了一般,走在老街上,恍然还停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

​西兴老街位于西兴集镇中心,全长960米,西起铁陵关,东到资福桥。2002年,老街列入杭州十大历史保护街区之一,是目前杭州城区保存最完整的一条老街。

​烧酒坊

​豆腐坊

​在老街保护区内,有清末民初建筑、老式的剃头铺、木凳铺、茶馆以及有着千年历史的西兴灯笼,仿佛还能听到当年的声声吆喝。

​有许多家卜卦算命的店铺

​庄亭古迹(西施亭)

盛宅

西兴街里还有小弄

​老建筑的装饰

​铁岭关遗址

​如今的古镇繁华不再,却多了一份静谧闲适、保留了老杭城的古韵味。粉墙黛瓦的传统江南小镇建筑依河而立、倒映水中,宛若纯洁的女子倚着美人靠、静静望着水中的人儿。无论是墙面斑驳的痕迹,还是木制门窗的粗糙腐朽,都在诉说历史的悠远。青石板下、桥上、台阶上,到处埋藏着时代的记忆

文章来源:

浙9个让人恋恋不忘的避世古村 是时候去隐居了

原标题:浙9个让人恋恋不忘的避世古村,是时候去隐居了

“暖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浙江深藏着众多孤芳自赏的绝美村落,这里有烂漫田野、青砖古巷、老屋旧物,还有说不完的故事传说。

最近,2018年度浙江省休闲旅游示范村名单公布!浙江各地共有134个村庄上榜!今天,浙游君就要带你去看看那些从前的岁月,那些与世隔绝的桃源隐居地。

杭州建德· 新叶村

天堂边的世外桃源

@范胜利/摄

@音乐心情/摄

新叶村,是一个被无意间遗落下的世外桃源。它随着《爸爸去哪儿》的播出,才逐渐呈现在世人眼中。窄而幽深的小巷、高大封闭的白墙、宽敞华丽的祠堂,小桥流水,杨柳垂堤,酒旗人家。漫步在青石路上,就仿佛误入了唐词宋词中,耳畔不时回荡着吴越歌声。

马蜂窝@cswx/摄

微风拍打着水面,袅袅炊烟自远方升起,在这青山环绕下的新叶古村是那般恬静温婉,不知有多少故事隐匿在那寻常巷陌中,也不知有多少古韵记载在那白墙黛瓦之间……

Tips:

地址:杭州市建德县大慈岩镇新叶古村

周边玩点:大慈岩、新安江玉温泉、航空小镇等

丽水庆元· 西川村

原来沧桑也可以这样美

@张一男/摄

传统古村落就如一本厚厚的古书,书页翻过,不同的季节有不同的色差,便会灵动于你的左眼和右眼。庆元西川村,就这么一个尚未被完全开发的小村落却总能让人心动,清一色黄泥黑瓦,古旧,甚至于不加修缮的有些破落。听着耳边鸡鸣犬吠,看着小溪在脚边潺潺流动,住在这里的人,可以说是真正在中国隐居了。

@张一男/摄

村子并不大,没有游客,没有商业,甚至可以用缺乏人烟来形容。当你迈上那不甚平整甚至有些倾仄的石台阶,当你穿梭在交错的土房间,当你踏上那条掩藏在野草之间的西川古道……一步一风景,只是懒散地走着,竟也不觉得乏累。

Tips:

地址:丽水市庆元县五大堡乡西川村

周边玩点:西川梯田、石柱佛瀑布、西川古道等

衢州开化· 霞山村

由鹅卵石堆砌的古村

马蜂窝@到处飞的小蜜蜂/摄

坐落在钱塘江源头,霞山村是一个由鹅卵石堆砌的千年古村。这里的民居既有徽派建筑庄严肃穆的气势,又不失江南园林婉约小巧的趣味。墙瓦间,花格窗棂玲珑剔透,砖雕、木雕栩栩如生。角落里青苔遍布,映衬着墙上褪色的白漆,是无法掩盖的岁月痕迹。

马蜂窝@到处飞的小蜜蜂/摄

这是一个古街老巷阡陌纵横的大村落,外人进村东转西踅,如入迷宫。辗转于幽幽的老街古巷之中,漫步在宁静的栈道之上,遥望那古民居升起的缕缕炊烟,聆听古钟楼的钟声伴着学子们的读书声,不由让人产生一种回归自然、追忆童年的感觉。

Tips:

地址:衢州市开化县城北唐宋古驿道旁

周边玩点:钱江源头、唐宋古道等

金华浦江· 嵩溪村

老宅古巷,邂逅诗情画意

嵩溪村

没有江南那般温软,也没有水乡那样柔情,靠着烧制石灰起家的嵩溪古村却别有一种硬朗风情。这是浙中的一个小山村,山川秀美如世外桃源。粗犷的石灰墙、大气的石板路、宋明清的古屋、耕读传家的祖训……嵩溪村就像一卷被历史遗忘在角落里的画册,用木石砖瓦镌刻下一个个美丽的故事。

东方网@阳线艺术/摄

太平洋摄影@龙城坦客/摄

贾平凹先生曾这样感叹:“如今,找热闹的地方容易,寻清静的地方难;找繁华的地方容易,寻拙朴的地方难,尤其在大城市的附近,就更其为难的了。”穿梭在嵩溪老宅和石板巷里,一不小心就能邂逅那雕窗上的雪,枕上的月和老房子的魂。那些灵秀工整的诗句,有时贴在门板上,有时刻在窗棂上,有时直接与画作题写在古宅的墙上,雅趣横生。

Tips:

温州乐清· 黄檀硐古村

19楼@_阿管在路上/摄

历经700多年的风雨,这座建于宋代宝庆年间的古村落至今依然保存完好。黄檀硐村因其村古、林茂、水美、石奇、硐怪的独特景观慢慢走入人们的视野。连亘北雁荡山与中雁荡山,整座村庄镶嵌在400米海拔的一处山坳中,四周群山壁立,村庄与世隔绝。

@潘昶永/摄

一条东西走向的溪流贯穿古村中心,所有的建筑依溪而建,极具明清风格。山石墙、驳岸、小桥等均是就地取材,极少修饰,保持着山野最质朴的本色。一座座江南古民居错落有致地排列溪岸上,恍惚间会让人以为时光回溯到了明清时期。

Tips:

地址:温州市乐清市城北乡山区黄檀硐村

周边玩点:雁荡山、黄阁古村等

台州黄岩· 布袋坑村

与世隔绝的原始石头村

太平洋摄影网@ 丁丁历险记/摄

布袋坑古村,一处深藏在大山重重叠翠里的美丽小村庄,流水、古桥、窄巷、木屋、石墙、竹林,极具古朴风韵。年深月久,顺山势蜿蜒而上的灰瓦石墙,似乎早已与这里的溪山林木融为一体,展现着最原始的传统村落风貌。

太平洋摄影网@ 丁丁历险记/摄

一路徜徉而下,过小桥、踏石墩、钻小巷、进古屋,极目之处,那些矗立在潺潺流水中的古石墩、连接两岸的古老小石桥、隐藏在树间屋旁竹林中的小窄巷,无一不在向过往游人诉说着自己的历史,仿佛也在感叹着时光流逝。

Tips:

湖州长兴· 上泗安村

从盛唐商埠“穿越”而来的

上泗安村

走过众多古村,你会发现上泗安村不一定是最美的,但它定是可以让你停下脚步的地方。村子不大不小,家家户户门前干净美好,或种小花,或栽盆景。一条古河道蜿蜒曲折,村子就沿着古河道聚集而生。

上泗安村

错落着别致的徽派老屋,一汪活水绕村而徊,零星游客破水踏筏前来,清冽的山水之间萦绕着清脆笑语……古码头、古栈道、竹排、元宝树,三三两两抱着孩童的老人在亭子里有的没的聊家常,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与和谐。

Tips:

地址:湖州市长兴县泗安镇上泗安村

周边玩点:仙山湖国家湿地公园、中国扬子鳄村、山伯伯仙果园、薰衣草风情园等

绍兴嵊州· 白雁坑村

图@绍兴市旅游委员会

白雁坑村

通源乡美丽缩影之一的白雁坑村,地处海拔700多米,四周风光旖旎,抬头远眺西白山高峰,但见山色空濛,云雾缭绕,着实迷人。苍劲古朴的香榧树散落其间,村中有榧,榧中有村,身在其中如入仙境。

@赵凡瑜/摄

作为世界上稀有物种,香榧是大自然给予这片土地的馈赠。经历过世纪寒潮和冰川的劫难后,这片香榧森林仍然静静地守护在北纬30°线上,安详地看着岁月流逝。

Tips:

地址:绍兴市嵊州市通源乡白雁坑村

周边玩点:香榧公园、西白山等

宁波奉化· 马头村

蓝天映衬下的秘境幽谷

马头村

都说有梦就去奉化,探寻千年古村就来马头。奉化马头村,迄今已有1100多年历史,村内至今仍保留着一大批保存完好的明清、民国时期的建筑群。优美的自然环境与斑驳的旧民居构成一幅江南的水墨画卷。

宁波论坛@青菜/摄

马头村

穿行在村子的老宅深巷,每一片青砖瓦当,每一个花坛、墙角,每一根时光浸染过的旧柱,都好似在风中诉说着光阴里远去的故事。他们正企盼着有缘人的赏识和呵护,掸去落在身上的尘埃和寂寞,重新焕发往昔的生机和容光。

Tips:

地址:宁波市奉化区裘村镇马头村

周边玩点:滕头村、黄贤森林公园等

滨江:重修西兴老街 古镇烟火依旧

来源:杭州日报

西兴老街俯瞰。

“搬家?!”

“不搬不搬,以后还住这个老房子,修修好倒是可以的,”孙胜强摆摆手,顺便抽出了一块半人高的牌匾,“嘉会堂”三个字,已经落了许多灰尘。“知道不?以前我们家,在西兴老街排第三,很多人在这块牌匾下面,喝过茶、谈过事,我们祖辈在这里,住了100多年了。”

孙胜强现在住的房子,叫“孙宅”,前后两进房,门口还矗立着一块有杭州市人民政府落款的石碑,表示10年前市政府就认定,这幢房子系“杭州市历史建筑”。

这样有年份、有价值的建筑,在有着2500多年历史的西兴老街很常见——几乎移步之间,就可以触摸到被岁月打磨过的古迹。如今,这个“活着”的古镇,借势杭州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计划,要修葺了。但问题也来了——房,拆不拆?人,搬不搬?——成为古镇重修前夕,必须审视的现实议题。

 

  手稿里的西兴

千年古镇原本是什么样子的?

今年年初,西兴街道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指挥部专门把老街上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们请了回来,请他们帮忙回忆一下古镇的“年轮”片段。

70多岁的老人王根生格外认真,带来了一张自己手绘的西兴地图,一直画到了民国时期的历历过往,似在岁月的长河里,轻取了一瓢——地图上,他清晰地注明了北海塘、西陵驿遗址、六眼井等上百个地名。

王根生笔中的西兴古镇,很多地方都完好地保存至今。比如,门牌96号的俞任元过塘行,已成一处被保护的省级文物点。

而提及西兴,不能不说过塘行。京杭大运河一路北下,在西兴这个地方,越过永兴闸,连接了浙东运河。过塘行的任务,就是把浙东南富庶地区出产的物品,转运到钱塘江以北。重要的物资,比如粮食,一直要运到北京。

之前有人说,“西兴七十二爿半过塘行”,在整条中国运河大动脉上,这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有起承转合的作用。

当年过塘行生意红火时,客来物往,竟昼夜不歇。晚清来又山《西兴夜航船》一诗写道:“上船下船西陵渡,前纤后纤官道路。子夜人家寂静时,大叫一声靠塘去。”

不过,这种赋予西兴南来北往的喧嚣繁华,随着过塘行这个行业的日渐式微,最后还是慢慢冷去,如今仅停留在纸上,以及老人们的记忆里。

 

老宅旧民

孙胜强不舍得搬出老宅。

他说祖辈都住在这里,这里还有着他们家的荣光。他说,他家当年在七十二爿半过塘行中,排名第三,“现在还留着的这块匾,就是个明证。”

前几天下雨时候,雨水斜斜地飘进天井,又顺着上百年的青石板流淌走,这种江南民居的生活景致,现在在杭州并不多见,却煞是好看。

但老宅有老宅的烦恼,前几年要修卫生间、要修厨房,要么加在天井里,要么加在厅堂里,皎白的油漆,和之前泛黄的墙壁、雕花的窗台以及黑色的门柱,多少有些不搭调。

西兴街道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颜新龙说,这个房子,去年他们已经修过了,因为是历史建筑,平时维护起来,也更加小心。

孙胜强也佐证了这种说法,“市里文保所的人,每个月都会来一趟,但我们就想住在这里,不想搬走了。”

 

古镇复兴计划

4年前,西兴古镇入口处,竖起了中国大运河遗产区的界桩。

在杭州成为“双世遗”城市之后,这个还在主城区的原生态古镇,一直吸引游客纷至沓来。即便在雨天,还有许多游客骑着各色单车,在古镇的青石板路上轻快地闪过,留下一串清脆的铃声。

而事实上,仍有700多户人家,枕水而居在这个地方,甚至还有人在临水的河埠头,安了一道小铁皮门。有些裸着的河埠头,盆盆罐罐里种满了花花草草,虽然空间狭小,摆放却十分齐整,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西兴街道副书记俞炜忠说,“我们现在正进行一个前期的调研,哪些违法建筑该拆,哪些历史建筑该留,都会作一个系统的评估,同时还请了复旦大学等专业机构,正在做一个系统的古镇规划。从现在的立项来看,这个项目的改造资金将达到20多亿元。”

就在去年,西兴街道还在古镇外围,新开辟了8个停车场,用于解决这块区域停车难的问题。不过,现在看来,这种改造仅是古镇复兴计划的一个开端,“我们会让西兴古镇,真正成为一个有烟火气的、活着的古镇。”(本站编辑 贾晓芸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