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兴过塘行

西兴过塘行

偶有所得 2017-07-09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0

在钱塘江河口,见诸记载的最早港口是春秋时期越国的固陵军港,也就是今天的萧山西兴。白居易有诗云:“烟波尽处一点白,应是西陵古驿台”,这个古驿台就是今天仓桥到屋子桥中间的一段驿前码头,唐宋时期称为固陵驿。

西兴,地处钱塘江南岸,历史上曾是两浙门户,交通发达,地势险要,自古为“浙东首地,宁、绍、台之襟喉”。西兴的发端要上溯到春秋末期,越国大夫范蠡在此筑城拒吴,时称固陵。《越绝书》载:“浙江南路西城者,范蠡屯兵城也,其陵固可守,故谓之固陵。”后人尊范蠡为固陵城的守护神,西兴一直建有城隍庙祀奉范蠡。六朝至唐,因固陵地处会稽郡西面,便易名西陵。吴越国王钱镠以为“陵”非吉语,又改名“西兴”,一直沿用至今。唐朝时,西兴是“浙东唐诗之路”入口,曾经吸引过无数文人墨客在此驻足,大诗人李白、杜甫、王安石、苏轼、陆游等,将固陵涌潮、江风、驿站、关楼、茶亭、塔林尽入诗句;将勾践、西施、文种、伍子胥之悲壮往事咏叹不绝,为西兴留下了众多脍炙人口的诗文。宋以后,西兴是浙东运河的起点,自古“通南北之商”“候往来之使”,自然而然形成了“东南第一都会”。苏轼《望海楼晚景之一》:“青山断处塔层层,隔岸人家唤欲应;江上秋风晚来急,为传钟鼓到西兴。”写的就是西兴当年的繁华。至清末民初,西兴街市更是坊肆栉比,集散两旺。

1986年9月中央电视台《话说运河》节目播放浙东运河画面,开头就是西兴运河的镜头,并说道:大量资料表明,古时西兴是一个濒临钱塘江的繁华商埠。富饶的宁绍平原上的稻米、食盐和其他物产,都是通过这条运河,在西兴过渡口进入钱塘江直达京都。来自日本、高丽、中东和东南亚诸国的使臣,从宁波上岸,改乘内河船只,也是从这里入钱塘江去晋谒大宋皇帝的。

总之,历史上,西兴以邮驿、“浙东运河之头”而著称,是南来北往的一个中转码头,商贾云集,士民络绎,市容繁华,具有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正因为西兴是浙东运河之起点,水陆之要冲,当年的南北客商、东西货物都须集此中转,更因为旧时铁路、公路不发达,以水运为主,而境内钱塘江、浦阳江与萧绍内河堤塘相隔,水域隔绝,不能直通,这就需要“水水”转运和“铁

水”“公水”转运,船运货物大多需过塘翻坝,故而过塘行也就应运而生,并布满西兴上街、下街,过塘行业相当兴盛。可以说,西兴商贸繁荣的最好印证就是“过塘行”之多。

过塘行又称转运行,主要是起票据交换,货物中转的作用,相当于现代“中转站”。“过塘行”有过客人和过货物之分,商人脚夫官宦家眷烟茶木布百杂货等,均从此处中转通达东西南北。过塘行多有自己的主顾,转运货物各有侧重。有的以转运大米为主,有的则以竹木为主。其主要收入,来自代客运输,收取佣金;或代客垫付力费,从中获取回扣;资本较大的则代客采办货物,收取酬金。

西兴过塘行最迟至明代就已出现,《萧山县志》载:“萧山在明万历间(1573—1619)即有过塘行,清末民初,过塘行陆续增多。”西兴过塘行在萧山是最早发展起来的,当在明代就有。明万历萧山县志就记载西兴驿配有水夫、岸夫、纤夫500人,中船25只,可见其设备之齐全,规模之宏大。清末民初,过塘行陆续增多。鸦片战争以后,1842年“五口通商”,西兴正处于上海、宁波两个开放城市的中点,客货运输空前繁荣,过塘行便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

过人的过塘行大概始于同治年间。《西兴历史故事》提到:“清同治二年(1863)太平军退去后,西兴人俞谓东在杭州某钱庄供职,与官商胡雪岩有旧交。胡雪岩授意他回西兴经营民办的接待过往官吏的业务,他开张了俞天德过塘行。”后被乡里纷纷仿效。

据《西兴镇志》载:自清末至民国时期,这里有过塘行72爿半,从业人员(挑夫、船夫、轿夫、牛车夫)达千人,成为西兴一大支柱产业。其中72家“过塘行”是一年四季都营业的,而有家“过塘行”由于只是过鳝鱼等季节性的货品,并不是全年营业,所以被大家戏称为半家“过塘行”。

清末至民国的72家半过塘行,从业务性质分,过客人、禽蛋的,有赵永利、俞小八房等8家;过货物的又分为专过茶叶、烟叶、药材的,有来锦标、孙太和等4家;过牛、羊、猪、鱼秧的,有钟大椿、富三房等12家;过酒酱的,有傅汝贤、陈光记等6家;过棉花、蚕丝、绸缎的,有曹大本、沈惠全等7家;过百杂、灯笼、木器、锡箔、扇骨的,有协亨祥、徐炳记、沈八房等29家;过建筑材料的,有源盛和、王诚孚等3家;过其他的,有李庆记等2家;过银元的,只徐国佩1家;另有孙家汇“黄鳝行”,人称半家。过塘行分工之细,也可从一个侧面反映当时西兴过塘行的繁荣和兴旺。

在西兴,金家的协亨祥过塘行是规模最大、开办时间较早的。据金家传人回忆:协亨祥过塘行创办于清代,过布匹、火柴、烟叶、杂货等,抗战前有几百间货库,东起仓弄口,西与来锦标过塘行相接,南至运河边,北到北海塘,占半个西兴街,过往货物、客商,昼夜不绝,生意兴隆。直至日军侵占西兴后,过塘行里进驻日兵,过塘行旁又筑炮楼,协亨祥无法营业,渐至萎缩败落。

在西兴,过灯笼的过塘行不少。西兴灯笼是闻名遐迩的传统特色产品,据《萧山县志》记载,西兴灯笼始于南宋,当时宫廷所用灯笼均出自西兴。西兴是两浙门户、浙东运河之头,人文荟萃,商业发达,又因官吏、客商过往频繁,投宿者晚间需照明用具,沿江又多风,灯笼业便应运而生。那时西兴街上除了过塘行以外,最多的是灯笼店(或作坊)。编制灯笼成为西兴妇女的一门手艺和家庭副业,很多女性皆以编织灯笼壳为生,七八岁就开始学习,据说姑娘要是不会编织灯笼壳是要嫁不出去的。旧时没有手电筒,夜行靠灯笼,赶庙会用灯笼,因而西兴灯笼北达黄河流域南销两广。过灯笼、灯竹丝的沈八房、傅林记过塘行,就把西兴灯笼(半成品)成批包销往金华、衢州、嘉兴、湖州、宁波、绍兴等地区,有的远销到江苏、江西、安徽等省外地区,为西兴灯笼的发展作出很大的贡献。

在西兴,过塘行的设施设备在清末民国时期有了提升。如戴永清等过塘行在1842年“五口通商”以后已具规模,养有大群水牛,自备牛车,通过牛车搬运,加快了转运速度。抗战胜利后,徐炳记、曹大本、来锦标三家过塘行装有电话,并用自备汽车代客运货;曹大本过塘行还在萧山火车站开设分行,行里常有舞会、酒会,用留声机播放音乐,十分气派。

《七十二爿过塘行》一文介绍:过塘行转运的客、货,一部分来自内河,通过西兴转运至中原一带,货物如茶叶、黄酒、锡箔、棉花、土布、水果、木柴、竹制品、萝卜干、霉干菜等;一部分来自钱塘江运入,如锡锭、香烟、火柴、洋布、颜料、肥皂、淮猪、湖羊等,再由西兴转运至宁绍地区。船舶停靠各有地段,从大城隍庙前的“大埠头”一直停到资福桥边的“日船埠头”,长达千余公尺,首尾相接,起航靠埠,上客卸货,昼夜不歇;运河里舟来纤往,吆喝声此起彼落,俨然一卷流动的《清明上河图》。晚清长河先贤来又山《西兴夜航船》诗,对此有惟妙惟肖的描绘:“上船下船西陵渡,前纤后纤官道路;子夜人家寂静时,大叫一声‘靠塘去!’”在运河之头,上船下船人流如织,古纤道上纤夫前后相接,夜深人静时,还有夜航船靠岸卸货、卸客,一派繁忙景象。航船中,速度最快的要数绍兴安昌至西兴的“翘稍船”,百里航程,当天可打转回。这种“水上巴士”,前有三人拉纤后有大橹小橹摇船,速度之快,“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由于过塘行和商贸的繁荣,使得西兴的酒店、饭店、小吃店、茶店也比较多,西兴茶店就多达32家。在运河的两岸还有一排排的“美人靠”,很多负责搬运的工人就倚着这些大石头等待船只的到来。

日军侵占杭、萧后,过塘行大多停业。抗战胜利后,萧山新坝、义桥、闻堰、潭头、西兴、临浦和城厢镇,以及瓜沥、头蓬等地,纷纷恢复和开设过塘行,有资料记载的达96家。解放初,航管部门办理运输业务,过塘行陆续减少,1954年萧山地区尚有27家。1956年,仅存的过塘行在社会主义改造中逐渐被淘汰,其业务由各地航管部门接收。浙东运河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赖运河生存的过塘行也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无可奈何地淡出了。

摘自:杭州出版社《钱塘江风俗》

发表在 西兴过塘行 | 西兴过塘行已关闭评论

你知道滨江有一位“千岁老人”吗?

你知道滨江有一位“千岁老人”吗?

滨江发布 2017-12-16
你猜到了吗?“千岁老人”就是西兴古镇耶!


西兴古镇视频

西兴

是钱塘江南岸的一座千年古镇

也是浙东运河的源头

最近,西兴街道正在进行着一场“环境革命”:西兴后河正在清淤固堤,固陵路两边房屋被脚手架和保护网围着,西兴老街空中的电线杆和电线几乎没有了……

在西兴老街附近住了几十年的王老伯感慨地说道:“以前房子边上的空地上都是垃圾,现在都清理掉了,变成草地了,清爽多了,也舒服多了。”

王老伯眼中的变化要归功于

西兴街道全面推进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

“我们的目标,是让西兴成为一个以江南特色为基底,体现历史与现代交汇、古镇与城市相融、具有独特韵味的‘诗意西兴、源头古镇’。”西兴街道相关负责人说。

 

古镇焕新生

在滨江林立的高楼内,栖息着一座古镇。它就是西兴古镇。

西兴古称固陵,是钱塘江南岸的一座千年古镇,也是浙东运河的源头,西兴过塘行码头是世界遗产中国大运河的组成部分。

在西兴街道的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中,西兴古镇老街是一个重点。

西兴老街两边都是旧宅,每一栋房子里都有人居住。在整治前,它有着与其他原生态老街一样的“通病”——垃圾堆、违建,以及杂乱交缠在空中的电线。

这几天,趁着天气好,曹师傅和他的工友正在抓紧对施家弄7号的老宅进行修复。

“这个青瓦,是专门的旧瓦。”修复一个门头的他一手拿着瓦片,一边用水泥将瓦片固定在门头上。除了补瓦,他们还要对墙体进行加固、刷白等。

“一年来,我们重点抓了这么几项,拆除违建、清理垃圾堆、电线上改下、老宅修复等等。”西兴街道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办公室副主任颜新龙说,这么一整治,老街的原本模样就出来了,“更美了”——穿梭在白墙黛瓦之间,恍惚有了穿越之感。

清理出来的空间,按照城市留白的原则,全部变成了公共空间。居民楼之间的空地,修起了花坛,居民们坐在花坛边晒着冬日里的暖阳;大片违建拆出来的空地,有的覆绿成了草地,有的被作为停车场。沿着古塘路自西往东,今年一共“整”出了大大小小5个停车场超过200个车位。

“整个西兴老街的小城镇整治,还是要彰显它的历史特色,并突出它的文化底蕴,最终是为了科学地保护这个有文化的千年古镇。”西兴街道相关负责人说,接下来,西兴街道将聘请专业机构进行整体规划设计,在保护好古镇的基础上进行有序开发。

 

旧貌换新颜

东至风情大道、南至滨安路、西至江陵路、北至滨兴路,在总面积约162.6公顷的西兴街道的小城镇整治范围,除了西兴老街的整治与保护,还有多条道路与河道的综合整治。

固陵路是西兴街道的一条老街,一头过桥向北延伸,一头往南连着西兴老街。红底黄字上面写着“扮靓小城镇,畅享新西兴”的横幅随处可见。

固陵路沿街有不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建筑和居民小区。这次小城镇整治,除了要把马路两边弄弄干净,还要把“站着的”立面搞搞清爽。

暧徐食品商行的王老板,在固陵路上开了十多年的小店。今年9月30日开始,这爿小店被纳入了滨江区西兴街道固陵路最早一批环境综合整治。“他们把门面统一了,台阶也统一修了,不像之前那样杂乱了。”王老板的店铺,成了固陵路里面整治的样板。

与暧徐食品商行一街之隔的一栋建筑,一辆吊车正在对屋顶上的违规广告牌进行拆除;再远一点的老街附近,几栋居民楼被脚手架和保护网围着;隔壁,几位工作人员正在排摸一栋建筑的保笼和雨棚数量……

“这个月20日左右,固陵路的立面整治能够全部完成。那个时候,再来走一走,跟现在感觉会完全不一样。”颜新龙说。

而在固陵路的南端,西兴后河(固陵路—官河)也在进行综合提升。10月开始,西兴街道对这段约633米长的河道进行了清淤、驳坎砌筑、部分河道拓宽,还清理了河边的垃圾堆,拆除了违建。

颜新龙说,到这个月底,这里就将变成一个小公园,绿化面积将有15000多平方米,供市民休闲、娱乐。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9 

攻坚赢战役

西兴街道是今年全省首批列入小城镇整治验收的单位之一,也是作为滨江区唯一的代表参加全省验收。

重任在肩,西兴街道全力以赴。

“我们把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列入街道‘七场攻坚战’之一。”西兴街道相关负责人说,街道紧盯“今年年底顺利通过省级小城镇整治验收”的目标,围绕“治脏、治乱、治差”三大领域,突出“一加强三整治”,严抓落实、有序推进。

达成共识,西兴街道狠抓落实。

西兴街道专门成立了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指挥部,形成工作专班,下设“6+2”个专项组,即规划设计引领、卫生乡镇创建、道乱占、车乱开、线乱拉、低小散、综合执法和督察组。其中,前6个专项组是根据上级要求对应设置,后2个专项组根据街道实际工作需要设置。“综合执法组和督察组的设置,保障了前面6个专项组的工作能够顺利推进。”西兴街道相关负责人说。

今年,西兴街道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18个项目已经全部启动。其中,停车场建设、低小散综合整治、危旧房修缮工程、官河截污纳管工程等15个项目已完工,固陵路沿街立面整治,电力、综合管线“上改下”工程,整治范围内环境卫生综合整治等项目也已开工。

下一步,西兴街道将通过持续的环境秩序整治,全面消除房乱建、道乱占、车乱停、物乱堆等脏乱差现象,给集镇居民一个干净、有序的生活环境。通过一系列项目的推进,大幅提升集镇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完善功能性设施的配置,提高居民生活的便利性和舒适性;全面提升集镇的生活、生产、生态环境质量,确保高分通过省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考核达标验收。

视频:李京

来源:浙江日报

发表在 报刊文摘 | 你知道滨江有一位“千岁老人”吗?已关闭评论

老杭州人都不知道的古镇,地铁一号线就能直达!

老杭州人都不知道的古镇,地铁一号线就能直达!

杭洲潮生活 2018-03-09 16:08:41

潮人说

你知道算我输!

杭儿风

《西兴夜航船》

上船下船西陵渡,

前纤后纤官道路。

子夜人家寂静时,

大叫一声靠塘去!

——晚清长河先贤来又山

这首诗里提到的地方

就是我今天要说的地方

一个杭州人家门口的古镇

一个坐地铁就能到的古镇

这是小编前几天和小伙伴无意间发现的地方

立马po了照片在朋友圈

让大家猜这是哪个古镇

总之没有一个猜对的

不是猜西塘、就是塘栖,还有猜乌镇的

0

其实猜错也不奇怪,毕竟江南的古镇太多了

但是你们一定没想到

地铁一号线直达的地方

竟然藏着一个古镇

西兴古镇

一个低调而大隐于市的古镇

昔日的繁华之地

地铁一号线西兴站下车

步行600米左右就到啦

1

小编是按着导航找的

一出地铁口,就先看到了这个

西兴闸

这是宋代就有的西兴闸

现在已经变成遗址啦

古时候靠它抵御洪水

虽然现在有了新建造的闸口

但是旧址还留着

毕竟这里见证过曾经的繁华

2

再跟着导航走了约200多米

看到了这个,我就懂了

马上就要到西兴古镇了

这里是杭州市历史文化街区

西兴老街

到现在还有很多老人和小孩住在这里

感觉非常适合养老

空气好,又很安静

看到这些灯笼了吗?

这可以说是西兴的特产了

编制灯笼是以前西兴女子的一门手艺

基本家家户户都会做灯笼

所以西兴也叫灯笼之乡

在宋朝,杭州西兴手工竹灯名震中华

南宋宫廷所用的灯笼几乎都出自西兴人之手

为什么是灯笼之乡呢?

原因在这里

西兴是两浙门户,浙东运河之头

商业发达,往来的官吏和客商特别多

而投宿者都需要灯笼照明

所以那时西兴街上除了过塘行以外

最多的就是灯笼店了

0

沿着老街往前走还看到了有人在晒渔网

难道这里现在还能捕鱼?

这里以前还是铁岭关呢

只可惜老建筑已经没了

仅存西兴老街北侧的一根残柱了

3

不用担心会迷路

因为一路上都有指示牌

再往前走,就是永兴闸

西兴过塘行码头和城隍庙了

穿过小弄堂就来到了这里

这可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大运河

西兴过塘行码头

过塘行就是专门替过往客商转运货物的“转运行”

现在时髦的叫法是“物流中心”

据《西兴镇志》载:

自清末至民国时期

西兴共有过塘行72爿(量词,读音同盘)半

挑夫、船夫、轿夫、牛车夫等从业人员达千人

成为名震江南的货物集散中心

那时的西兴,旅馆、饭店比比皆是

舟车辐辏,万商云集

鼎盛时西兴曾有过塘行达72家之多

每家有专门的转运货物类型

茶叶的、烟叶的、药材的

……

这片河港在历史上还是有点名堂的

是浙东运河的一部分

浙东运河又名杭甬运河

是浙江境内的一条运河

西起滨江区西兴街道,跨曹娥江

经绍兴市,东至宁波市甬江入海口,

全长239公里

因属京杭大运河的延伸段

浙东运河也是世界遗产呢

城隍庙遗址也在这附近

可是现在只剩些地面的石板遗存了

不过保存完好的也有

就比如老建筑孙宅里

现在还住着人呢

它边上就是永兴闸遗址

当年连通浙东古运河和钱塘江,不通船

主要用来调节古运河的水位高低和水质

现已失去水闸功能

这些也都是保留到现在相对完整的老宅子了

是西兴以前“前店后宅”的典型代表了

住在这里也挺幸福的

随便哪里都是风景

真正的一步一景

青石板台阶

喜气洋洋的大红灯笼

记忆中,小时候过年家家户户都是这样的

0

路边也晒着豆子和萝卜干

越发有小时候的味道了

还有一口古井

现在的小朋友应该有很多都没有见过吧

换个角度看又是不一样的风景

游客并不多,这样也好

整个古镇显得格外清闲

散步的老人,在河岸边洗拖把的妇女

让这个古镇变得接地气了

不像景点,更像家

我觉得最酷的一点就是

从自己家走出来,就能走到岸边

河埠头

以前是方便经商

现在,也就出来洗洗东西了吧

西兴古镇虽然在重新建设

但还是很好的保留了老底子的东西

房屋前街面店铺后住宅,临河依水

都有一个自建的河埠头,踏步接水

洗用及上下船装卸都十分方便

0

虽然年已经过完了

可是这些灯笼挂着,总觉得还在过年

而且红灯笼衬的古镇的

黑瓦白墙更美了

这也是世界遗产的所在地

中国大运河是中国东部平原上的伟大工程

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的水利建筑

作为世界上最长的运河

也是世界上开凿最早、规模最大的运河

这里面的运河入海水道就是浙东运河

这些横跨浙东古运河上的石桥

是西兴老街重要的交通设施之一

在温暖的阳光下漫步在古镇

还没有嘈杂的人群

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4

指示牌把这里的过去标的一清二楚

虽然有很多遗址已经消失了

但是那个地点我们一直都记得

家门口,河岸边的树上

开着零星的梅花,平添了生机~

偶遇一众小姐姐

在这里开心的合影留念

因为人少

所以照片可以拍到自己满意为止

虽说翻新过的房子

少了历史的气息

但是,这完全不影响它的颜值啊

自家小院里,冒出来的小树

简直就和风景画一样

超美,要是能住在这里就好了

不过,这条老街我都快走到了

也没见到有商家

就连冰棍、糖葫芦这些古镇标配都没有

好吧,只能说真的很原生态了

当你看到这个的时候

也就意味着,这条老街逛完了

规划复建后的老街并不长

大约千余米,也就到了头

小编觉得意犹未尽呢

虽然老街里没有吃的喝的

但是我在边上逛了一下

还是能买到吃的喝的

不过,小镇也不大,走得快的话

半小时都不用

所以,有没有东西吃也不重要啦

要是住在这周边,或者在附近上班的

趁着休息时间来散步,那真是美呆了

ps:

记得文末留言告诉我

你知道这个古镇吗?

或者你知道哪些别人不知道的好玩的地方

也可以留言哦~

主编:小黄瓜

摄影:一帆

杭州潮生活原创出品,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30 条评论
评论
  • 不能称为镇吧,顶多两条街而已!

  •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1

    要说到杭州的古镇我首先想到的是塘西

  •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2

    原来的萧山西兴镇。

  •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3

    小编太坏了,说起一号线可以到达,有人会觉得是西塘和乌镇,这两个镇根本不在杭州,纯属臆想。西兴古镇去逛过,小而美,保留的不错,少了现代商业气息,保留了原有淳朴。

  •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4

    老房子确实很多,不过一直在拆呢

发表在 西兴探幽 | 老杭州人都不知道的古镇,地铁一号线就能直达!已关闭评论

西兴老街:千年惊鸿,遗世而独立

西兴老街:千年惊鸿,遗世而独立

  杭商编辑部 2018-03-06
杭商编辑部  吴梦诗/文   徐青青/摄责任编辑  何影丹

万树江边杏,新开一夜风。满园深浅色,照在绿波中。

乍暖还寒,草木萌生。

滨江,在这一抹淡淡的春意中,苏醒了过来;

福享新春,万象更新。

老街,在这一片喜庆的节气中,热闹了起来。

       西兴老街,像是一位意气风发的少年,张扬着江南一番“兰膏明烛,华镫错些”的景象;又像是一位历经沧桑的老者,诉说着一个世纪的浮生若梦。挑一个阳光旖旎的午后去邂逅老街,古朴的建筑与水天融为一体,好一幅浑然天成的诗意画卷!湖水倒影着蓝天,阳光穿透着绿叶,河边来来往往的人群,总是打不破眼前的静谧。倒是灵动的生命力,唤醒了午睡的精灵。

西兴老街
        铺满青石板的小径,绿意盎然,曲径通幽。两旁的建筑褪去了红砖黛瓦,蔓延的是蓬勃的生机,虽不过百米,却仿佛连通着无限的春意和未来。百年的历史洋溢出浓厚的人文气息。茶坊酒肆,顾客盈门。长者们饮茶、下棋,脸上尽是现世安稳的祥和之气;女人们聚集在几处,有说不完的家长里短,道不尽的人生百态,平和朴实,悠然自得;孩童们在桥上、河边嬉戏,一张张天真而稚嫩的笑脸感染着路人。如是如是,老街仿佛一直远离着尘世的喧嚣,遗世而独立。

繁华褪去,历久弥新
        老街,曾经是,红墙寂寂沐晚照,绿瓦悠悠浴东风;现如今,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繁华褪去,历久弥新。迎着高新区(滨江)发展的热浪,老街在时代中熠熠生辉。古典美与时代相拥,让老街的延续更为不拘一格。

        古色古香的建筑簇拥成群,与时俱进的商舍交相辉映。设施完善了,交通便利了,发展的和风吹遍了街头巷尾,吹进了每个人的心里。新与旧的交融正是老街传承的魅力。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9
        富有年代感的矮墙木门,贴上了春联,挂上了灯笼。老街被这几点热情的红色点亮了,坑坑洼洼的水泥路也显得敞亮了起来。老街,不老。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古典而又生动,淡雅而又现代,是一处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一幅独具特色的时代蓝图。

小酌,品茗,沉思,用心去赏玩老街的这一抹,别样的美。

相关链接

      西兴古镇因春秋末期越国大夫范蠡在此筑城拒吴而得名,历史上曾是两浙门户,人文荟萃,古迹众多。留下了李白、杜甫、白居易等历代名家的壮丽诗篇和人文内涵,是浙东古运河的源头。960米的西兴老街保护区,80%的清末民初建筑、老式的剃头铺、木凳铺、茶馆以及有着千年历史的马湖灯笼,仿佛还能听到当年的声声吆喝。古资福桥、残存的牌坊、街亭、河埠头等众多文物古迹,尤其是那个西施亭,是当年女眷们旅途辗转后歇息补妆之地。颇具韵味的月梁、窗坊以及幽长蜿蜒的廊道,延续着萧绍两地千年来深厚的文化底蕴。

记者

发表在 西兴探幽, 西兴过塘行 | 西兴老街:千年惊鸿,遗世而独立已关闭评论

这位西兴名中医,行医五十六载~大多西兴人都认识他!

这位西兴名中医,行医五十六载~大多西兴人都认识他!

西兴发布 2017-04-05
医生名片

沈绍英,副主任中医师,1961年起随父从事中医工作,至今已有五十六载,2005年被评为全国基层农村优秀中医,现退休返聘于西兴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擅长中医内科、妇科方面的疾病治疗,对脑出血、脑梗塞、不孕不育等疾病有专长。

出生中医世家
其父亲是民国初期江浙一带名中医沈秋荪先生,在《慧济和药店》坐诊,当时四方病员都汇聚于此。几经周转,与来翁年、来毓祥合办“西兴联合诊所”,后来诊所规模逐渐扩大,形成了现在的西兴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前身。沈医师从小受到其父及传统中医文化的熏陶,融会贯通著有《舌下望诊》、《肺痈治疗经验杂谈》、《中风后遗症治验体会》、《养身三法》、《燕津疗法》等论文四十余篇,中医诊方辨证论治水平广受好评,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掌握中医必先了解中药
年轻时沈医师多次到西天目等高山大川密林采药,结识了无数药农、药医,在他们的指导下,原汁原味地了解药物识别、种植和采集,也进一步拓宽了中草药知识面,获得了不少民间单方、验方,为他临床实践增添了厚实的后盾。
传承中医的“简、便、灵、验”
两千多前《黄帝内经》就记载“上工治未病,中工治欲病,下工治已病”。沈医师以身作则,用中医治未病的理论指导患者养生保健、坚持锻炼、改变不良生活习惯。通过56年的行医和探索,处方配法精炼、用药轻灵,费用少而凑效快。擅长疑难病例的诊治,对脑出血、脑梗塞、不孕不育等疾病治疗有较好的把握。不仅是杭州本地的,许多外地病人也是慕名而来 。
备孕要“顺其自然”
对大家所关心的女性备孕问题,沈医师倡导养成健康的生活习惯,不要抽烟喝酒,加强营养的摄入,适度锻炼身体,并且备孕的时候要注意心态的平和,笼统讲就是要“顺其自然”,心顺了,就一切都顺了。这在任何时候都是受用的,平心静气,切忌强求、心宽得满,使个体阴阳调和、体健身壮,达到备孕之最佳状态。
中医是瑰宝
中国的传统医学,至今仍经受着实践检验,迎接时代挑战,它曾经对我国各名族的生存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深得群众信赖。沈医师认为,中医所运用的辩证观点,包含着深远的哲理,体现在它的理论观点和治疗方法中,它在临床实践中也以此为鉴,如杭州地处钱塘江下游,靠近东海,应属东南脾湿之地,气候湿润,物产丰富,鱼米之乡。常见病以消化道为多见。因胃喜躁恶湿,湿阻气机脾运失畅,两者升降功能失常,一旦生活失于节制,膏粱厚味食之太过,湿食夹热互博,损伤胃肠,就会发病。中医独特的理论体系,不但不断地得到临床实践证实,而且为历代中医药工作者长期从实践中总结提高,随着时代的前进而发展。

沈绍英坐诊信息每周二、周四上午坐诊西兴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每次限号20个。特别提醒,挂号需当天在自助机上挂号。

来源:滨江区社发局、滨江发布

发表在 本站寨主, 西兴过塘行 | 这位西兴名中医,行医五十六载~大多西兴人都认识他!已关闭评论

Here it is! Xixing Old Street | 西兴•我们的老街

Here it is! Xixing Old Street | 西兴•我们的老街

 Selma 滨江发布 2018-06-17
Many people think Tangqi town is the nearest ancient town to Hangzhou.很多人以为塘栖古镇是离杭州市区最近的古镇。

Actually, it is Xixing!

其实,西兴才是!

Take the subway line 1 and get off at the Xixing Stop, you’ll reach Xixing — a peaceful place hidden among tall buildings in the city.
选个无事的上午,坐上地铁一号线,在临近终点的西兴站下车,你就能见到它——这藏匿于高楼间的宁静之地。
Xixing is an image of homeland for everyone who grows up in the riverside town.西兴,是每个水乡人梦中的故乡模样。

There is a narrow river with water flowing slowly. Boats gently move along the river with the oar swinging and swinging, which sends you back home.

窄窄一条河道,水慢慢流、船橹轻轻摇,摇呀摇~摇到外婆桥。
Old memories in the city forest城市森林里的老记忆

The history of Xixing ancient town can be traced back to the Spring and Autumn Period. It is called Guling and Xiling in ancient time, and is the origin of the ancient canal in eastern Zhejiang.
西兴古镇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它古称固陵、西陵,是浙东古运河的源头。
Because of the canal, Xixing became a flourishing transit port. Therefore, the business is thriving at that time.
正因为这条运河,西兴成为了南来北往繁华的中转码头,这里的商业一度非常兴盛。
Nowadays, Xixing is not as flourishing as before but it becomes more amiable than before.
如今的西兴,虽已没了往日的热闹,却显得更加亲近。
Get up early to go to the corner shop to buy a fried dumpling for breakfast.早起去街角的早餐铺子买块油墩儿。

Go home to eat grandma-made spring rolls after school.放了学回家吃奶奶新做的春卷。

These past stories of Xixing are just like the waves of the canal, touching the stone humps of the river and the hearts of citizens in Xixing.
这些星星点点的往事,像运河里的水波,一下一下拍在河边的石墩子上,也一下一下拍在了西兴人的心上。
A smell of zongzi in the Old Street堂前飘来的粽子香

Recently, residents in Xixing begin to prepare for the Dragon Boat Festival.临近端午,古镇的居民们开始了过节的筹备。

Hanging calamus in front of the door.门前挂上菖蒲。

Planning to make a table of “five yellow” dinner for family.张罗着为家人做一桌“五黄”。

Making sachet for children to avoid summer mosquitoes.给孩子们挂上香囊和五色线好让他们免了夏日的蚊虫。

While the most charming one should be the tasty zongzi wrapped tightly by green leaves, sweet or salty, every bite is homey flavor.而最撩拨人的,还是那一只只绿绿粽叶紧裹着的香糯粽子,或甜或咸,每一口都是家的味道。

Walking along the old street, there is an old building of Huizhou style. The old wooden door is open, and clean courtyard is filled with fragrant flowers.走上老街,弄堂里一处白墙黑瓦的徽派建筑,年岁已久的木门开着,干净的小院里栀子花正香。

“How are you! Grandpa!” Grandpa Kong and Granny Xu were making zongzi in the room.叫一声“阿伯!”,走进院去,孔爷爷和徐奶奶正在屋里包粽子。

Granny Xu is good at her craft,so grandpa can only be her little helper.徐奶奶的手艺好,爷爷只能在旁边笑着打下手。

“Everyone is going to eat zongzi on Dragon Boat Festival! And I will also make some for my children and relatives.” Said granny Xu as she made zongzi.“端午节嘛,就要吃粽子的呀~ 要包一些起来,给小孩送一点去,给亲戚也送一点。”徐奶奶边说边裹着粽子。

Apart from zongzi, talking about the home banquet of the Dragon Boat Festival, granny Xu smiled and pointed fingers to count: “there should be five yellow dishes: cucumber(Huanggua in Chinese), yellow wine, yellow fish… It was always exciting to wait for children coming home for dinner.除了粽子,说起端午的家宴,徐奶奶也笑着板着指头数:“五黄肯定要有的,黄瓜、黄酒、黄鱼……”盼着孩子们回家吃饭的心情总是令人激动的。

To be a gourmet in Xixing老底子美食寻踪

Tasty zongzi is far from enough. In this era of gourmets, the label of a place is often given by the local dainty. And Xixing won’t disappoint any child who comes to visit her.说到了粽子,勾起了肚里的馋虫。这盛产吃货的年代里,一个地方的标签,往往是饭香里给的。西兴又怎么会让每个来看望它的孩子失望?

The food here is not so delicate, but it is like the good things that the elders hide for their honey grandsons.这里的美食,不张扬,却像是小时候长辈们藏着掖着留到最后掏出来给你的好东西。

There is a popular small restaurant alongside the river whose boss is a middle-aged man. When talked about his popular store, he was modest and shy: “Our restaurant has nothing special, just provides some homey dishes. That’s all, thank you~”不起眼的店面,老板是个谦和腼腆的男人,说到自己顾客盈门的店,总是摆摆手:“哪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就是些家常菜,没什么好介绍的。”

This “Canal Traditional Restaurant” is not only welcomed by the neighbors, but also attracting tourists around.

这家“运河土菜馆”不只是受街坊邻居的欢迎,更吸引了前来此地的游客们。

Jule Restaurant is recommended by Chief Director of the documentary “A Bite of China”.舌尖导演安利的聚乐饭店。

In addition, Jule Restaurant, Binan Restaurant and Xiling Restaurant are also precious places for foodies. You can’t miss them!另外,同在西兴的聚乐饭店、滨安饭店和西陵饭店,也是吃货们不容错过的宝贝地方。

☑Delicious
☑Fresh
☑Special
Braised fish head, Braised bamboo shoots, Sauteed winkles and Stinky tofu ……They are all home-cooked food, and they are exactly the home flavor!

红烧鱼头、油焖笋、酱爆螺蛳、臭豆腐千张包……都是些家常菜,吃的就是地道的家乡味!

Want to have a taste?看得眼馋了?

Be hungry now?

肚子饿了?

Then pick up a relaxing day and go for a walk in the Old Street in Xixing!

那就挑个明媚的日子,来西兴的老街走走吧!

发表在 西兴探幽 | Here it is! Xixing Old Street | 西兴•我们的老街已关闭评论

《话说运河》(四)浙东运河

点击下面的图片播放视频:
中央电视台《话说运河》(四)中关于西兴的片段

《话说运河》(四)解说词:浙东运河

朋友们,在《话说运河》的前两回里,我们已经向大家介绍了京杭运河的两个起点—也就是北京和杭州。现在呢?我们要跨过钱塘江向您介绍浙东运河。

浙东运河当然不属于京杭运河水系,不过呢,它是京杭运河的延伸。浙东运河西起钱塘江古渡口—西兴镇,流经萧山、绍兴、上虞、余姚、宁波,在镇海城南注入东海。全长二百五十多公里,是浙江东部的一条交通大动脉。

左边这条闪光丝带般的河流就是我们这回的主角,看运河、公路、铁路象三个同心同德的兄弟,三个兄弟中运河属老大,已经有一千五百多岁了,它饱经沧桑,几多起落。在这一回里我们将着重探寻它的历史踪迹。

这里是浙东运河古老的起点—西兴镇,当年的西兴镇是个濒临钱塘江的繁华商埠,浙东平原的物产都是通过西兴古渡口入钱塘江,运往京都的。来自日本、高丽、中东和东南亚各国的使臣从宁波上岸,改乘内河船只,也是在这里入钱塘江,去觐见中国皇帝的。

八百多年过去了,钱塘江道逐年北移,今天西兴古渡同钱塘江已经隔着一段远远的距离了。然而,眼前这水草丛生、漂满浮萍的断头河上,当年却挤满了等待过闸的船队。

这镌刻着“福泽长流”的石桥和镇桥的城隍庙,当年曾是一个客商熙来攘往、香火鼎盛如炙的繁华去处。这鸡群漫步的荒草丛,当年是货物堆积如山的石砌埠头。这半截掩埋在土里的闸墩闸槽,当年就是入江的船闸所在,在它的脚下曾汹涌着钱塘江的惊涛骇浪。

苏东坡曾经有“江上秋风晚来急,未传钟鼓到西兴”的诗句。那个时候自然没有现代化的导航设施和灯光航标,在茫茫的杭州湾上航行的船只,只能靠架设在西兴镇上天陵观上的晨钟暮鼓来导航、停泊。

随着岁月的流逝,古渡口已经失去往日的活力。只有这门面和招牌上的褪了色的大字,经过历史风雨的剥蚀,至今还在告诉着人们,当年有过交通内河行业公司、汽轮码头等繁华盛世。

昔日西兴繁华的长街,现在成了连一辆面包车也很难通过的狭窄胡同。

名噪一时的西兴灯笼,眼下只有一两位阿娘还在编织。这位八十四岁的老阿婆,姑娘时候就会这门手艺。那个时候许多人以此为生,现在几乎成了独家经营的绝技了。

浙东运河从西兴古渡向东南流淌,便到了萧山,萧山现在是杭州的卫星城。“咕、咕、咕……”这里盛产毛黄、嘴黄、腿黄的三黄鸡,这种鸡生长期短而肉质鲜嫩。用它做原料加工而成的萧山烧鸡,深受杭州和东南沿海一带人民的欢迎,成为一种名食遐迩的地方风味。岁数大的妇女关心的是:三黄鸡、活鲫鱼、鸡毛菜。

姑娘们却更为喜爱本地的麻编工艺鞋,几乎人脚一双,穿在脚上步履生风,而且轻盈、干爽、服帖,因而取个“生风”的名字。如今已经随风飘向国内外妇女的脚上,据说意大利的妇女尤为喜爱。

古老的仿宋官窑陶瓷釉纹古朴、色泽老成、造型生动,也是萧山的一种传统地方工艺。

运河在这里平静而满足的流淌着,是大自然呈现出一种十分柔媚秀丽的情调。“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山水盈盈处。”

这长长条石铺成的水上走廊,大家在电影《舞台姐妹》见过它,在《早春二月》和《秋瑾》中也见过它。它的存在,它所创造的意境和气氛,给我们留下难忘的印象—它就是浙东运河上的典型风光。

它是水中的桥,还是河中的路,看来称呼它是路更合适。本地人叫它塘路也叫纤道,是唐代元和十年修建的,距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修建塘路的目的自然为了纤夫拉纤行船,同时也便于船只避风停泊。古老的塘路印下了多少代运河纤夫沉重的脚印,多少诞生在这里的著名历史人物,从它身边走向自己新的人生。

爱国诗人陆游是从这里走向大千世界;辛亥革命先驱秋瑾也是从这里乘船过去的;伟大的文学家鲁迅在处理家产之后,带着母亲也是从这里乘船永远地离开了自己的故乡。

不论在什么年代,也不论拉的是什么货物,拉纤必定不是闲庭信步。当然了,不是为了填饱肚子,更没有鞭子在空中飞舞;而是为了娶媳妇,为了盖新房。那么谁都难以诉说这肩头几分是甜,几分是苦了。

现在我们要来看一看另一个古老的风物—堰埭(dai)工程,堰埭就是横栏在河道上的坝。由于浙东运河阻隔于钱塘江、曹娥江和甬江之间,各段水位高低不一,因而必须修筑一道道堤坝,来解决水位落差问题。

在浙东运河上如今较大的堰埭、船闸还有多处,使我们在这里看到了一部活的航运工程史。这是磨堰,所谓磨啊,就是利用船底一头一尾的两个支点,互相递进的往前挪。要是船上装货载客,得把船卸空,然后重新装上,既费时又费力。但是,它却是航运史上一个了不起的创举,从此沟通了古铜水系的航程。

利用绞盘拖船过坝,泥是润滑剂,水做润滑油,为的是减小船底与石坝的摩擦。然后用绳索一点一点硬拖上坝来,在人力拉不动的时候还有用牛拖的。据记载,京杭运河的瓜洲堰用牛,即有二十二头之多。

古老的过堰方式尽管显得有点原始和落后,但是在它刚出现的时候,却代表了文明与进步。有了它,才有了后来各种类型的升船技术和船闸。

“一 二 三 啊”是啊!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不可能畅通无阻的,但是有了爆竹在先,其后就会有火箭升天。过船的堰坝却起了个”驿亭“的名字。由于水落差不大,过坝显得那么轻松流畅。对这两位来说,带船过堰就像城里人家搬自行车跨一道门槛,已成为家常便饭。这里落差数十米,过堰就要冒一定的风险了。

这就平安和省力的多了,可这完全是在古代堰坝的基础上,安装钢轨和电动绞盘而建起来的,这才是实实在在地古为今用。

运河弯弯曲曲象丝带挥舞,一路顺风的把我们带到了宁波。宁波位于东海之滨三江的交汇口上,浙东运河在这里与姚江汇合,同甬江衔接。它在今天腾飞,有着得天独厚的天时、地利、人和的保障。

先将“人和” 吃苦耐劳的、精明干练的宁波人,本来就是一宗巨大的资源。“我是宁波人”“宁波话是非常硬的,有人说情愿跟苏州人吵架,也不和宁波人讲话。”“我是宁波人”的乡音真是四海可闻啊!

把世界各地的宁波人动员起来,关心和支持宁波建设,就是充分考虑到宁波人和宁波人的优势。

再从历史上看宁波,远在秦汉三国时期就与海外有交往,唐宋以来已经成为我国三大对外贸易中心。这艘在宋代古码头出土的海船,据考证认为是宋代一艘尖头尖顶方尾的三帏外海船。这艘出土宋船中还载着大量陶瓷,其中宁波越窑清瓷最多。

一千多年前,越窑清瓷从宁波出口,远涉重洋销售到朝鲜、日本、印度、伊朗、埃及、苏丹等二十多个地区和国家,形成盛极一时的海上陶瓷之路。

它和丝绸之路一样,对促进人类进步和世界文明作出过积极贡献。在对外友好往来中,宁波同一衣带水的日本联系密切。日本的遣唐使、遣宋史、遣明史,大多从宁波上岸,我国古代文化也从这里传向日本。

宁波东乡的天童寺,在中日文化交流中有着突出的地位。宋朝期间,日本和尚源希玄漂洋过海来到这里拜师求禅,学成回国提倡禅宗,成为日本曹洞宗的始祖,天童寺因此被称为日本曹洞宗的祖寺。

后来又有日本高僧道远和尚、日本高僧同时又是画家的徐洲,曾在天童寺学禅多年。中国禅宗由天童传到日本,至今日本佛教徒中信奉天童派曹洞宗的竟有八百万人之多。1980年日本曹洞宗馆长率众朝理天童祖谒,在这里树立了一块道远禅师得法灵验碑。继续了这座千年古刹,凝聚着中日佛教徒的深厚情谊。

至于宁波的地理,60年前,孙中山就有在此建立东方大港的宏伟方略。让我们从新建的北仑港码头放眼望去,风平浪静,舟山群岛的大小岛屿在对岸三面环抱形成挡风的天然屏障。

主航道水深50米,流顺浪小不动不误,同时又路迂辽阔,真是个理想的良港。北龙港全部建成后,年吞吐能力在一亿吨以上。展望未来我们在感到鼓舞和振奋的同时,心里又有些着急。自古以来,宁波港与祖国腹地联系主要靠的是一条浙东运河。

如今虽然有了杭甬铁路和公路,但是还难以承受东方大港亿吨以上的吞吐物资。比起宏伟的大港来这股,这古运河未免有些瘦弱。但是我们相信随着大港的腾飞,古老的运河也必将焕发青春,充满新的活力。

在下一回里将请您领略绍兴的风情。

发表在 报刊文摘, 视频材料 | 《话说运河》(四)浙东运河已关闭评论

王翚《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杭州至绍兴情景完整高清大图(16)

王翚《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杭州至绍兴情景完整高清大图(16)

 

时间:2015-01-08 14:29来源:爱画画网 作者:梦仲行 点击: 1623次
《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从浙江杭州出发,渡钱江塘,经萧山县,抵达绍兴府大禹陵沿途情景(31)
《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从浙江杭州出发,渡钱江塘,经萧山县,抵达绍兴府大禹陵沿途情景(32)

发表在 《康熙南巡图》第九卷 | 王翚《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杭州至绍兴情景完整高清大图(16)已关闭评论

王翚《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杭州至绍兴情景完整高清大图(15)

王翚《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杭州至绍兴情景完整高清大图(15)

 

时间:2015-01-08 14:29来源:爱画画网 作者:梦仲行 点击: 1622次
《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从浙江杭州出发,渡钱江塘,经萧山县,抵达绍兴府大禹陵沿途情景(29)
《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从浙江杭州出发,渡钱江塘,经萧山县,抵达绍兴府大禹陵沿途情景(30)

发表在 《康熙南巡图》第九卷 | 王翚《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杭州至绍兴情景完整高清大图(15)已关闭评论

王翚《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杭州至绍兴情景完整高清大图(14)

王翚《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杭州至绍兴情景完整高清大图(14)

 

时间:2015-01-08 14:29来源:爱画画网 作者:梦仲行 点击: 1621次
《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从浙江杭州出发,渡钱江塘,经萧山县,抵达绍兴府大禹陵沿途情景(27)
《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从浙江杭州出发,渡钱江塘,经萧山县,抵达绍兴府大禹陵沿途情景(28)

发表在 《康熙南巡图》第九卷 | 王翚《康熙南巡图》第九卷:康熙杭州至绍兴情景完整高清大图(14)已关闭评论